杭州希墾人力資源有限公司-杭州獵頭公司|杭州金融獵頭公司|杭州房地產獵頭公司|杭州電商獵頭公司|杭州醫藥獵頭公司|杭州制造業獵頭公司

新型緊缺人才求職

New Talent Shortage Job

聯系希墾 Contact Xiken

聯系電話:

400-016-3393

QQ:715617751/1920561935

地址:杭州市天目山路 160 號國際花園公寓樓 17C 座

海歸求職 New Talent Shortage Job

“海歸就業難”是身份社會轉型的產物


據教育部最新數據,2015年,中國輸出了留學生52.37萬人,各類留學回國人員總數為40.91萬人。他們中,有些人從選擇出國到回國就業,都是父母的“提線木偶”,留學錢沒少花,用人單位對海歸卻越來越挑了,有的明確設定學制等門檻,起薪也不再那么體面。

近年來,“海歸就業難”不時進入公眾視線。留學花費動輒數十萬甚至上百萬,海歸的就業質量卻有些讓人失望。每月數千元的起薪,顯然讓一些家庭“高投入高收益”的想象落空。當角色扮演背離角色期望,出國留學“值與不值”便成為一個糾結的問題——這一場以教育之名的社會交換,不可避免會觸動許多家庭關于名譽和利益的敏感神經。

當下的中國,逐漸從身份社會向專業社會過渡。用人單位在招聘的時候,不僅在乎求職者的“出身”,也在乎求職者的綜合素質。同樣的“海歸”身份,不同的求職者在就業市場的待遇卻有著鮮明的反差:有些求職者不僅拿上了高新,還年紀輕輕就評上了教授甚至博導;有些求職者不受待見,拿著“不夠體面”的月薪,讓自己和家人都感受到失落和挫敗。

“海歸就業難”從直接原因上歸咎于海歸的社會聲譽下降甚至遭遇“污名化”,從根本原因上歸咎于出國留學的功能異化。一方面,在功利和算計的裹挾下,出國留學成為一種“洗白學歷”、“貼金”的做法,良莠不齊、泥沙俱下;另一方面,海外高校魚龍混雜,既有世界知名的高水平大學,也有生源、師資都不怎么樣的一般大學,甚至還有通過招收留學生來圈錢的“野雞大學”。

伴隨著高等教育從精英教育向大眾教育轉型,“教育改變命運”的顯示度下降、周期性拉長,大學生就業難是一種普遍現象,“海歸就業難”只是其中的一種類型。求職的過程,也是用人單位和海歸社會互動的過程;如果海歸沒有特殊的技能和本領,又怎么贏得用人單位的“另眼相看”?

在一些“精致的利己主義者”看來,出國留學能達到投機取巧的目的。以一年制授課型碩士為例,別人要花兩三年的時間拿到的學位你花一年就拿到了,其“含金量”難免會引發用人單位的質疑。“海歸就業難”從某種意義上也是用人單位更加理性、務實的產物,他們不再迷戀“海歸”的標簽,而是更加看重求職者的真才實學。

美國教育家杜威認為,“教育只是生活的過程,而不是將來生活的預備”。在“海歸”符號價值不斷下降的今天,海歸要想“贏得尊重、發揮作用、實現價值”,顯然不能依靠身份標簽,而是要靠實力說話。那種“根底淺”、“腹中空”的海歸,“高投入低收益”看似偶然,實則必然。

      

關閉
足彩开户